黄山市重点新闻门户 安徽省首批文明网站 主办:黄山市广播电视台

心灵驿站

“风骨”与“嘴脸”

来源: 时间:2017-12-12 15:00:51 黄山日报 作者:呼庆法

  我时常认为文学是一种严肃的事情,是需要在繁杂的世俗中,有一双冷峻的眼睛,多一份沉寂的思悟,至少不媚俗。所以文学是孤独的,因为孤独,文人才有了风骨,才有了不为五斗米折腰的气节,才有了“横眉冷对千夫指,俯首甘为孺子牛”的凛然。说白了文人涵养的应该是时代正气,是社会清流,正能量的东西。

  我平时闲暇之余,喜欢写写文字,也就被吸纳入了当地一些所谓“文化人”的圈圈。小时候,算命的先生说我五行多木,生性自然木讷,所以我喜欢安静、喜欢独处,在应对人情世故中,时常感叹自己表现出来的那份拘谨,和一脸懵懂无所适存的惶恐。

  有次参加一个文化人的聚会,见到和听到了一些仰慕的人和名字,席间,与我相邻而坐的一位长者,在寒暄中互通姓名后,我就对他多了一份敬重和好感。多年之前我就读过他出版的一本诗集,在当地也算颇有名气,有几首诗歌我至今还记忆深刻。然而这样的美好和仰慕仅仅片刻光景,就被他反差的举动消磨得踪迹全无。

  原因是在一位上级给他敬酒时,他竟然在眉飞色舞之间先是对上级今天的讲话高歌猛赞,说什么高屋建瓴等诸如此类的颂扬之词,在场中的诸人眼中,实在是有些夸张离谱。在激昂的献媚中,我不知道他有没有那种违心的羞愧。我当时就为这样的做派看轻了他几眼,我怎么也想象不出他在文字之间的庄重和世俗里的轻浮,是怎样修炼到如此的转换自如。

  经遇这样的事后,每次再看到他的文字,即便偶尔也还有让我惊叹之处,但再也无法保持对他的仰慕和敬重,顶多在赞赏文字之余,摇头惋惜一番。

  再有次,也是聚会的酒席,一个文友向上级领导敬酒,竟然别出心裁地要现场口占一绝,然后每出口一句,需在坐领导饮酒一杯,这样的氛围里领导们当然会欣然同意。然后我们就看到了他摇头摆尾的表演,那种夸张而做作的口型和动作,换来的是领导恣意的喝采,他却在这样的围观中甚是得意,完全没有了一点文化人的矜持。我甚是佩服他出口成诗的才思,但在这样的喧嚣中,我脑海里浮现出的却是市侩里的杂耍,如同博人眼球的耍猴把戏一般。最后,我甚至不忍直视这一幕。

  我认同的文人并非要有刻意的古板或不苟言笑的冷漠,文人至少应有来自骨子里的自信与自尊,有尊崇文化的思想,有不视浮名虚利的虔诚。正如梁晓声所言:“文化是植根于内心的修养;无需提醒的自觉;以约束为前提的自由;为别人着想的善良。”

责任编辑:文潮

相关新闻

新闻排行榜